证券交易之道

第二章 见解左右交易

 

世界是客观存在的,惟有你的看法总在变。你正,则你的世界正;你倒,则你的世界倒。你的世界取决于你自己而非外界,你的得失也源于你自己而非他人。股市交易,概莫如此。

 

1、一人一个世界

对于一个盲人来说,世界尽管是冷热有变的,但终究是黑暗的。他可以感知世界的温度,但无法看到世界的面貌。世界对他来说是想象的世界,因为他看不见。

对于一个学生来说,世界是新鲜而有活力的,尽管有很多挫折失败,但太阳每天都是新的,他有充足的时间和机会。世界对他来说是机遇的世界,因为他还年轻。

对于一个强者来说,世界是弱肉强食的地方,权利与实力左右一切,没有什么是不可改变的,没有什么是不能交易的。世界对他来说是物质的世界,因为他很强大。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世界是不可琢磨的,它可以一变再变。她掌握不了大世界,于是就创造了一个自我的小世界。世界对她来说是不安的世界,因为她很脆弱。

这个世界只有一个,但是一千个人却会产生一千个世界,人们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只是基于这个世界在他大脑里投射的部分,基于他对这个世界的所知、所觉、所悟。

每个人的世界都是残缺的,都是真假难辨的,只是残缺的大小不同、真假的程度不同而已。残缺性小的、识伪能力强的人无法和残缺性大的、识伪能力弱的人沟通,正如一个人说那是一匹马而有人则一直认为那是一头驴一样。

所以,你所认为的世界,不是完整的世界;你所认为的市场,肯定与你的认为有所差距。倘若市场明明是A,你非要说她是B;倘若市场明明向下,你非要说反转在即;倘若市场明明只有投机的温床,你却偏要用投资的策略,那么就只会验证那句古话:天作孽,尤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2、所知并非所知

如果我们的眼睛能看到事实,那么就不必非要依赖媒体的探照灯,才能发现美国的安然事件、上海的陈良宇事件、山西的黑煤窑事件……这些人为的灾难,其实每时每刻都在我们身边发生,只是因为我们没有看到,所以就以为它不存在。既然你看不到事实,又因何可以相信你所看到的“存在”呢?

如果我们的耳朵能听到事实,那么何来“没有调查权就没有发言权”,何来“道听途说”,何来“以讹传讹”?即便放眼现在,当亚洲最赚钱公司的股票价格连续跌去80%时,当纳斯达克前主席麦道夫获刑150年时,当乐坛天王迈克·杰克逊蒙冤16载郁郁而终时……你还能相信你之前所听到的言论吗?

黑格尔曾有言:存在即为合理。如果他是对的,那么书本上教人们应该做的和不应该做的又算什么?在现实的世界里,究竟什么才是合理的?是现在的还是将来的?是现实的还是应该的?如果弄不明白,则人心无归宿,人生无寄托。既然连什么是合理的都不清楚,你还能相信你心里所想到的吗?

你可以说某些社会现象是不真实的,但你不会说现实不是真实的。但何为“现实”呢?如果说我们每天所看、所听、所想的就是现实,当你每天所看、所听、所想如上述一般时,现实还等于真实么?在一个上位者不能说、悟道者不想说的社会里,在一人一个世界、一人百种利益的现实里,你如何相信现实是真实的?

由此可见,你所知道的,其实并不知道。在一个不确定的、持续变异的世界里,知者不再言,而言者常不知。所以,若想找到股市获利的方法,你要么跳进市场里广泛获取对市场、对自身、对技术、对方法的正确认知,要么退后一步从自然、从社会、从人性中寻找简单的钥匙。

 

3、有实则必有虚

由于动物的天性原因,人类所固有的自私、残暴、贪婪、懒惰等习性无时不在,但为了长久共处,社会秩序提出了文明的观念,促使人从动物性进化到社会性。但即使是在文明社会,人吃人也是心照不宣的事实。因为人们都想生活得更好,所以凡是挡住他利益愿望的,少不了巧取 豪夺或明争暗杀。只是人类比动物更聪明,在占有之前会编制美丽的谎言,在绞杀之前会制造莫须有的罪名。

如果说动物性是人类的真实层面和现实层面,那么社会性就成为了人类的虚伪层面和理想层面,人们有达到理想的愿望,但又难以一时、全部达到,故而又常常在动物性的泛滥里践踏自己的创造和塑造。于是,因为理想、因为需要、因为利益、因为不敢……层出不穷的社会假象或经济泡沫时隐时现,并因其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而继续繁衍。

当人们扬言“法制”时,却往往因欲望需求而私下行苟且之事;当人们慷慨“行善”时,却常常因贪婪本性而暗地欺弱势群体;当人们笑谈“随缘”时,却时时因成败观念而处处处心积虑……于是,公理往往挂在人们口头,大行其道;真理则常常被逼得四处流窜,难觅踪影。真理既难寻,真相在哪里?真相在原始的本质中,真相在矛盾的对立中,真相在利益的驱使中。

所以,对于很多事,看看是哪些人在做,你就会预知结果了;对于很多人,想想他们为什么做,你就会知道谜底了。世上的事情原本很简单,一切答案都不过是历史的重复和本性的驱使。股市也一样,人性的贪婪和愚昧制造了数不尽的投机悲剧,而一只只牛股最终都被证明只是一个个泡沫。

 

4、因需要而存在

伏尔泰曾经说过:即使没有上帝,也有必要创造出一个。因为需要一种东西,所以人类就会创造这种东西。比如,这世间只有修行的佛陀,没有万能的佛,否则战争早就根绝,淫乱早就消失,贫穷早就灭亡。如果和尚真的信奉达摩教义,就应该到灾区扶贫救困,到发廊感化少女,到监狱普度囚徒。为众生舍弃,就当舍弃庙宇,弘法人间;为自己舍弃,才会抛家弃子,遁入空门。

佛是觉悟者圆满境界的化身,也是人之智与善的最高形象,这是一种大智慧和大力量的结晶,但它不着色、不着相,在世间每个人身上都能找到痕迹。1500年以前,达摩就以身示法地告诉了众生“佛”的含义——觉悟并行善,只是后世佛教为了自身的生存和发展,神化了佛的定义与作用。如今,倘若世人行善之前还要找佛给自己开悟,然后再去行善并安慰自己,那就不是开悟而是入迷了。

人不能没有信仰,否则活得就像动物,否则就难以活下去。“万能佛”是一种信仰,是人类信仰“真、善、智”的结果,因其有存在的必要,所以它就存在。但是,那些求神拜佛的人可曾想过,如果佛也可以巴结,那么佛还是“佛”吗?所有的高僧大德都知道,求佛即是求己,佛只是证明人。实际上,所谓的幸福是修来的而不是求来的,在己身而不在外物,在当下而不在未来。

诸如英雄、明星、爱情……人们需要她,所以期待她、创造她、升华她。但当过高的想象落到低矮的现实面前时,一切化为虚有,惟余自己的无知。在投资的世界,皇帝的 新衣 总是引人入胜,但那只是需要的存在而非事实。究竟是你自己无辜被别人所蒙蔽,还是你常常被你的需要所蒙蔽?

 

5、何来对何来错

在自然界,动物吃动物是自然现象,植物天天被吃也是正常现象,没有哪一种生物可以逃脱食物链。在这里,没有谁对谁错,也不会有生物去思考对与错的问题。弱肉强食,即是自然界的规律;在人类社会,虽然人从动物进化而来,但动物的劣根必须摈弃,否则人类社会不能维系。于是,善与恶的概念就出来了,扬善惩恶的观念也就出现了,对与错开始根植于人的大脑,对人产生作用。

但恶也有其价值,因为至善也会给人类带来愚昧、软弱、退化等恶果,如同欲望一旦被抽离,人类就会失去发展的动力。事实上,恶本身即是善的对立面,与善如影相随,不可消灭。正如力的相互作用,一同发生,相互影响;也如事物的阴阳两面,相互作用,相互转化。且善、恶本就是一念之差的表现,也是立场不同的看法。换个立场看,换个时间看,换个环境看,善或即是恶,恶或即是善。

所以,往往对的或将是错的,错的又或将是对的,无所谓真正的对与错,而简单的对与错也无法衡量多元化的价值观。存在才是合理的,跟对与错没有关系。倘若将狭义和广义调换后,将现在和将来混淆后,那么空间和时间就会发生错位,这世间也就没有什么真正的对与错了。一切,都将限制在一个既定的范畴和时间,包括所谓亘古不破的真理。

在证券市场上,“市场是对的,错的只能是你”等言论不绝于耳,但实际上,市场没有对错之分。她没有生命,她没有感情,没有主观能动性,她像一个木偶被人抛来抛去,她只有涨和跌、上和下,没有对和错。你不看她,不参与她,她就奈何不了你。

可见,一只股票好不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市场对她的认同程度;一个图表如何表现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对图表的理解能力。所以,市场是一方面,你是另一方面,预测是一码事,交易又是一码事,你才是行动的本体、盈亏的本源。

 

6、实力主导一切

在自然界,力量主导一切,而速度往往只能用来逃命。没有动物敢去挑衅老虎或狮子,没有野兽敢去招惹大象或鳄鱼,没有鸟类敢去围攻角雕或秃鹫,即便是豺或狼,其群体的力量也不是任何一只野兽可以抗衡的。力量是自然界的王道,是动物实力的首要体现。物竞天择、弱肉强食的法则在自然界掌管着一切生命及秩序。

在人类社会,实力主导一切,而道理只能四处游走。男人和男人,往往讲的不是道理,而是生存的实力;男人和女人,往往讲的也不是道理,而是征服的实力;人和动物,则更是讲不了道理,弱肉强食,强者为王;人和自然,往往也没道理可讲,因果循环,报应不爽。道理往往不在乎谁真有理,而在于谁更有决定的实力。如果世界是一个单靠讲道理就能发展的世界,警局和军队就该解散了。

在资本市场,资本主导一切,而智慧往往只能用于投机。资本市场本质上是一个用资金堆砌的市场,倘若谁有足够的资金,谁就可以获得股票的定价权,制定人们向其看齐的价值观或噱头,甚至于在一个既定的时期可以操纵市场。如果你有足够的资金,你就是市场的底,你不出手,市场就不会有底。但是,你不是绝对的主力,你的实力往往小于几方之和,所以,你还是必须服从于市场。

市场不会听由你的建议,也不在乎你是谁,她只会碾平所有挡住她前进方向的人。即使市场真的是错误的和不理智的,但在你的力量还不够强大时,你最好还是屈服于她并紧随于她;市场也不在乎谁对谁错,而在乎谁更有力量,多头更有力量则涨,空头更有力量则跌。

 

7、一切都会轮回

《圣经》有言:阳光下没有新鲜事,该发生的还在发生,该继续的照样继续。人类社会发展了几千年,人性却没有太大的改变,由贪婪而引发的战争,由自私而引发的杀掠,由色欲而引发的淫乱……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人性,即是常常在文明的照耀下,漂浮于欲望的河流中。当她憧憬于理想时,她就是云朵中的水分子;当她沉沦于欲望时,她就是河流里的浪花。如此往返轮回,周而复始。

每个人心中也有一个轮回的乾坤,乾坤里有日月。日升则白,日落则黑,白者为佛,黑者为魔;当白盛起时,黑将隐匿,当黑盛起时,白将消失;但即使是在白天,也有黑的影子,即使是在黑夜,也有白的星光;白有多耀眼,黑就有多黑暗,黑有多浓烈,白就有多灿烂。

永远不要指望白或黑会一直存在,或一直消失,佛和魔将永远存在,一念之差,时空变换,就是两者转换之时;永远也不要指望白里全部是白的,黑里全部是黑的,正如佛里有魔苗,魔里有佛根,稍不留神,佛或魔就会顺势蔓延。

佛是善心,魔是恶心,佛和魔都有同样的力量,区别是最后的结果。但大善若不能大治,则必为大恶。只是这幕悲剧跟起初的发心没有关系,当量变演化为质变时,当时间滋生出变异因子时,轮回的法则就开始循环。

股市也不例外。在这里,牛市和熊市会你来我往,涨势和跌势会此起彼伏,时间和空间会相互转化;在这里,老阴会生少阳,少阳会变老阳,老阳又生少阴,少阴又变老阴,老阴复生少阳,且独阴不生,孤阳不长,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阳转换,生生不息。

 

8、距离滋生理性

从人之本性来看,男人和女人没有多大区别,都吃五谷杂粮,都有七情六欲,都有狰狞面目;从日常行为来看,男人和女人则有较大区别,由于生理结构和天生力量的不同,导致两者的思维和行为出现差异,并由此相互吸引或排斥;如果再将个体放大细看,则性格缺陷、心理阴暗、道德低下等问题暴露无遗,使男女难以和谐相处,所以莎士比亚才有言:爱她,就不要去了解她。

对于生活而言,如果人们生活在一个乐观的环境里,那么生产效率就会很高,人脉关系也会延展;但如果人们总是拿自己的要求来套别人,总是用显微镜来察看食物,总是考虑天灾人祸……他是不可能愉快的,也不可能长寿。人们需要距离来减少烦恼,需要距离来阻止争端。倘若你将时间距离和空间距离拉得更远,你就会甘心成为自然界的一粒沙砾,因为你会觉得世界很有趣,而人类却很无聊。

对于股市而言,一味的钻研和深究也不会产生良好的效果,有时候,你必须学会暂时放弃,将难题放在最后求解。很多东西,包括人性、金钱、市场、交易等,实质上都非常简单,不简单的常常是自己。无知的自己才会产生无知的世界,才会陷入不可知的茫然和恐惧状态。此时,距离不仅产生了美,而且也滋生了执迷过后的理性。以退为进,往往不是战略的需要,而是自然节奏的需要。

股市涨跌如同潮起潮落,你应该给她一点时间来消化情绪,给她一点空间来平息冲动,让她在运动中显现趋势并发出明确的信号。反之,若你陷入每日的股市杂波中,若你被希望和恐惧所占有,若你被盈亏和得失所左右,那么你注定就会失败。因为,你把自己交给了市场,把未来交给了命运。

 

9、你才是主宰者

人是万物之灵,是生物链上最高级别的存在,但很多人却无法做世间的主宰者,甚至也无法做自己的主宰者。对于很多人而言,思考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因此,他们宁可人云亦云的生活和工作,进而在无畏中享受,在无知中沉沦,在无奈中死亡。习惯的力量非常强大,如同滴水可以穿石,但遗憾的是,很多人养成的是懒惰的习惯,所以这世间就多了很多穷人和愚人。

每个人在追求实现自我价值时,都会遭遇坎坷与不幸,但有一件事物对绝大多数人而言却是公平的,那就是时间。在时间的长河里,有人结出了硕果,有人如流星闪过,而更多的人则是无声无息地消失了。他们放任自己的行为,挥霍自己的时间,无视自己的能动性,无知一生,贫困一生。他们不知道,只有自己才是当下的主宰者,是未来时运的创造者。

大多数人也没有意识到,这世界最为可贵的不是物质,而是难以形成的精神或品质。一旦你具备了,即使是国王也会羡慕你。至于财富和机会,即使你不想要,它们也会不请自来,因为资本都是逐利的,而稀有资源正是其追逐的目标。大多数人更没有意识到,真正的幸福不是向外多求,而是向内多求,向外求的多是竞争性资源,因而难以周全,向内求的多是体能和学识,因而得平安自在。

自然界有各种规律,是为常数,是为命理。人若隐身于自然,人若循规蹈矩,则人一生都是常数;人若不屈服,人若有追求,则人就具有变数,则人就具有永生(思想传承)。遵循常数中对你有利的,突破常数中对你不利的,你就可以拥有自己的天地。当你把天地融于心时,你即可看穿万物;当你把市场容于心时,你即能游刃有余。

 

流量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