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交易之道

第二章 形态中的辨证法

 

K线形态是除了K线本身之外,被市场人士关注得最多的部分,但很少有人知道K线形态的本质含义。形而上学和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求知方式,导致了股市里形形色色的失败和亏损。

 

 

1、一样的形态,不一样的市场表现。

在进行形态学习时,我们往往只是从上千幅价格走势图里孤立的找出了几个相似的价格形态,而忽视了其过去的历史背景和市场特征,但这些才是决定这些名目众多的形态何以会出现、又何以起到反转或持续作用的深层次原因。所以,单纯的形态讲解仅有理解的作用,而在实际运用时,市场投资心理及市场环境状况才是根本性的东西,是它们决定了形态的林林总总。

每个市场都有自己的特性,虽然形态分析适用于所有的金融交易市场,但是它们在每个市场上的准确性、可信度以及出现频率和变异状况都是不一样的。如有的形态出现在股票市场可以起到很好的预测作用,而出现在权证市场则可能会变得没有预测价值,甚至根本就无法形成。所以,在我们把这些基本的分析法套用到各个不同的市场甚至不同的交易品种之上时,必须要求其可靠性达到70%以上,才能以此来预测行情趋势。

从交易成功的要素来说,基本面分析、技术分析、供求分析、市场特征、策略管理等都是重要的环节,而形态分析不过是很小的一部分而已。所以,对于形态研究,不必入迷。

 

2、重要的是明确信号,而不是形态。

形态技术分析诞生于西方,因而带有典型的西方人的行为风格。西方人喜欢靠严谨的数量统计说话,因此表现在技术分析上,就是在历史走势图中找出那些几乎完全相同的价格走势图,然后利用人工或计算机统计它们出现之后的价格走势,并据此形成预测经验。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找出了诸多的价格形态,并统计出这些形态约有3/4将在形成后导致价格继续前进,约有1/4则与之相反(即使是最为可靠的头肩顶反转形态,也有可能横向形成类似于复合头肩形的矩形整理形态,而后导致行情继续上涨。)。

但是我们在实际交易时,如果看不到明显的突破信号,往往就不会知道面前的形态是属于3/4里的整理形态还是1/4里的反转形态。所以在价格突破信号被明确之前,即使是能叫出该形态的名称,我们也常常无所作为,惟有等待价格对趋势线或形态作出明确的突破信号之后,我们才能有所行动。而价格是否会突破趋势线或形态,则取决于当前的股票供求状况、价格区间(高、中、低位置)、近期人气(成交量或涨跌速度)、跨度时间(跨度时间越长变数越大)等,而不是形态本身。

 

3、形态来自于趋势以及趋势的内变。

我们可以对反转形态进行分解。以“M”头为代表的顶部反转形态,其实只是在左斜上行的趋势线或水平横行的支撑线之上的价格运动轨迹。在这两条线上,“M”头可以继续演化为三重顶形态、头肩顶形态、复合头肩顶形态、矩形形态等模式。

既然它们可以无限演化,研究它们就没有什么意义,关键是它们会不会向下突破趋势线,并在突破后形成带有反转意义的持续性新低。这对于它们现在及将来是什么形态,只能起到辅助的判断作用。这一论述同样也适合以“W”底为代表的底部反转形态。

股价形态是对道氏理论应用于中期趋势所做的更为细致的诠释,但对解读道氏理论可能没有什么帮助,因为道氏理论的本质是关注主要趋势。所以,看过这些形态后,只要明白了基本的市场行为特征及其群体心理作用,就可以忘记它们了。一切形态都来自于趋势的变化,关注趋势胜过于寻找复杂的价格形态。

 

4、关键是重要趋势线或重要水平位。

诸如向下整理中的三角形形态、旗形形态、菱形形态等,也都是在一条左斜上行的趋势线或水平横行的支撑线之上的价格运动轨迹,如果我们非要找两条线来连接近段时期以来连续上升或连续下降的高、低点,那么三角形形态、旗形形态、菱形形态等就这么被“夹”出来了。可见,形态是被连接出来的,不是天生就有的。

事实上,我们也可以不用连出这两条线,而只把重心放在趋势线(支撑线)上,因为这些形态都是价格围绕着趋势线(支撑线)上下纠缠或远离它的表现。所以,关键是要找到某段时期被市场大多数参与者都认同的那几根线,它们才有可能代表市场心理上的压力线或支撑线,才具有真正的市场影响力和跟风效应。

那些细小的、复杂的、只有专业分析人员才能识别的旗形形态、楔形形态、菱形形态等,往往只能影响极少数人而不是市场大众——即使“蝴蝶效应”经常出现,但我们不可能去冒险去做“蝴蝶的翅膀”。

 

5、不是因为有形态,市场才有行动。

不是因为出现了头肩顶、双重顶、三重顶、圆顶、V形顶等反转形态,股价才会开始大跌,而是因为股价处在连续上涨的高位需要获利了结,所以才出现了这些特定的出货形态。由此可见,判断股票价格处在高、中、低位哪一个层次才是第一要务,价格形态只是对价格贵贱程度的印证方式而已。

同理,因为股价尚未处于高位,所以多数情况下股价趋势会在稍加整理后继续上行,但突遭意外也有可能会发生反转,于是市场才出现了类似三角形、旗形、菱形、楔形、矩形等整理形态,并由此表现出3/4的时候是整理趋势、1/4的时候是反转趋势的大致特征。

把“本”与“末”都弄清楚后,我们就会知道,研究股票价格的高、中、低位才是最为重要的,它们往往以“值不值”的价值关系,决定着趋势的起起落落,再表现出各种价格形态。

 

6、该来的会来,起决定的不是形态。

如果趋势要从A点涨到B点,它可能会通过三角形、旗形、楔形、矩形等整理形态到达;如果趋势要从C点降到D点,则可能会通过双重顶、头肩顶、三角形等形态到达。可见,是趋势决定了形态而不是形态决定了趋势。但关键是在抹去各种形态后,你要能确认价格肯定会从A点涨到B点,或者从C点降到D点。

既然价格上涨或下跌跟形态没有多大关系(但形态对价格运动有心理影响的作用,并加重投机的性质。),那么,选择进场的交易时机无疑至关重要,交易时机的重要性胜于交易品种。交易时机选对了,当海潮来临时,所有的船只(交易品种)都会被推高。无论它们原来是在什么位置,到某时它们一定会涨到B点或涨到别的股票到B点的幅度,只是到达的方式各不尽然罢了。

这里的交易时机,最直观的体现就是人气。甚至很多形态产生后会不会进行回抽,也都是取决于当时的市场状况和人气。当市场状况不恶劣而人气仍然旺盛时,价格回抽就常常会发生;反之,则不易发生。价格形态里讲得很复杂的东西,其实原理往往很简单:市场上升运动就是利好消息加资金推动的结果。至于股票的价值内因,众说纷纭,不一而同,但却由市场人气可以得到观察。

 

7、沉迷于形态分析,只会一叶障目。

在技术分析的假设里,历史会重复,但绝不会完全再现。所以如同人脸一样,这里没有两张图表形态会完全相同,也没有两个市场趋势会以完全相同的的状况进行运动。这里有的是形形色色的形态和思考,有的是无穷无尽的猜测和判断。

但沉迷于形态分析,往往会使我们一叶障目。因为当我们对技术分析运用得越纯熟时,我们对投资的认识就越接近微观,所以我们不能把形态分析作得太细致,这不是艺术也不是科学,而仅仅是经验总结,而且是带有主观性、会变异的经验总结,是基于历史会重复、人性千年不变的假设基础之上的经验总结。

在进行形态分析或技术分析时,只有留有不执迷的空间,留有灵活的判断余地,才能更好地解释投机行为的弹性,同时为投资或投机留下进、出的活动空间。

 

8、趋势决定形态,而形态验证趋势。

在作为西方技术分析“圣经”的《股市趋势技术分析》一书中,爱德华和迈吉费尽几十年时间找出各种价格运动形态,并非是发现了什么新的趋势运动奥秘或新的技术分析原理,而仅仅是让人们注意到一种高概率的图形现象和市场规律,以对市场中期趋势进行预测,并试图弥补道氏理论的不足之处。

但这些形态的出现并不能说明市场未来一定会怎样,而只能说明市场未来可能会重复过去的运动,带有很强的主观意识。反过来,即使爱德华和迈吉没有把这些形态找出来,价格围绕趋势线进行运动的规律也一样存在,我们通过对趋势及趋势线的了解,也一样可以对股价运动作出判断。即:认清趋势及趋势线后,价格形态及其定义就没有太大的意义了,该变的总会变,该持续的还将持续,跟形态无关,跟趋势有关,跟人气有关。

趋势决定形态,形态验证趋势,这条本质认识将有助于我们打破形态的唯心主义,化繁为简地进行市场交易。

 

9、可提前预测,但不可按预测交易。

股票的价格,本质上是由供求关系决定的,但是在技术分析的世界里,是什么原因导致供求关系改变并不重要,也没有人能准确地找出所有影响因素并加以判断,但是供求关系被改变后的股票走势却毫无疑问、不可回避、不可扭曲地显示在屏幕上,反映了所有影响因素对冲之后的结果。

技术分析者的任务就是抹去头脑中的“为什么”,而只去寻求“怎么办”的答案。显然,无数的行为经验告诉我们,简单的、合理的、互补的就是最好的,技术分析手段也不例外。

由此,职业交易者必须做到两点:其一,眼中有形态,心中有趋势,趋势决定形态,形态验证趋势;其二,当形态未被确认时,可以提前预测形态的来临并做好准备,但是不可提前肯定形态确凿无误并抢先下单。对于激进的交易者而言,有句行话值得深思:永不抢先,直到趋势明确改变。

 

流量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