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点评

谈谈《期货市场技术分析》

 

本书系美国证券技术分析专家约翰·墨菲的代表作(1986年出版于纽约金融学院),在西方主要国家和地区,备受期货(现货)、股票、外汇、债券市场人士推崇,被美联储誉为“当代市场技术分析领域的圣经”,墨菲本人则更因此书曾两度获得美国市场技术分析师协会的年度大奖。客观的说,《期货市场技术分析》的全面性、准确性、实用性均超过了《股市趋势技术分析》,这也是时代进步的必然反映。

虽然本书当初只是作者为纽约金融学院做讲解时所准备的一册教程,但在当时来看,确实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学习资料。尽管本书是针对期货市场而作,但是作者在理解技术分析的深度和运用方面,即使是在股票市场技术分析领域,也难以有人望其项背。这是因为期货交易具有保证金的特性,对技术分析提出了更为苛刻的出入时机和更为精准的预测水平的要求,以及更为灵活的资金管理方案,故而也极大地拓展了技术分析的视野和深度。

本书开篇之初,墨菲就洋洋洒洒的为技术分析验身正名,然后从道氏理论、趋势概念、反转形态、持续形态、移动平均线、摆动指数、艾略特理论、时间周期、江恩工具等方面进行了详细的阐述;同时,他还没有忘记对图表、日内点数图、三点转向图以及交易系统和资金管理做细致的介绍;对于本书的核心介绍对象——期货交易分析技术,墨菲则更是在交易量和持仓兴趣、长期图表和商品指数、差价交易和相对力度、期权交易等方面做了详细的表述。在考虑技术分析的整体要素时,本书显得更为细致和周到,补充了很多常人所忽视的重要细节,甚至会告之你应该采取何种态度来对图形的判断和测量保持警惕。

但是,该书越往后读就越复杂了,涉及的知识层面也越来越多,似乎不是“授人以渔”,而是详列鱼竿、鱼钩、鱼饵,由此也诱导着我们进入了“想知道更多”的误区。可以肯定,墨菲本人的实际交易水平不会很高,至少不及江恩。对于书里的两点说法,我也认为有所不妥:一个是“四周规则”,这种只考虑时间和价格而不考虑形态和成交量的操作指示,我认为是不可取的,也许它的进场信号正发生在头肩顶形态上;另一个说法是“更明智的做法是在资本稍有亏损的时候便开始增加投入”,但我认为,资金的亏损往往是由错误的判断而引发的,此时追加资金是否妥当?

据说,本书的翻译是经过墨菲在大陆、台湾、香港三地竞稿的结果,翻译水平自然不俗,由此也可见译者丁圣元的翻译功底。丁圣元曾经翻译过《日本蜡烛图技术》,这本书翻译在那本书之前。和那本书不同的是,译者在这里表现出了十分亲切的民俗特色,增添了不少本土话,如:分出个子丑寅卯来;花工夫推敲推敲;值得理论理论;趋势漂漂亮亮;牛头不对马嘴;一语成谶;管窥蠡测;凶神恶煞;神出鬼没;春江水暖鸭先知;何其相似乃尔……同时,译者也创造性地发明了一些新词,如:有条条大路,但不全通罗马;但瑜不掩瑕;无米可炊;一睹全豹等。当然,书中也存在一些小错误,如:“和稀泥”应该是“合稀泥”;“了然于心”应该是“了然于胸”;“了解日内点数图的潜在价格”应该是“了解日内点数图的潜在价值”;“据信”应该是“据悉”;“流行趋势”应该是“现行趋势”;“该书的作者是罗伯特·D·爱得华兹和约翰·马吉”应该是“该书的作者是罗伯特·D·爱德华兹和约翰·迈吉”。在标点符号上,也有些值得商榷的地方,如“却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回。”应该是“却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回。”;“该小组的主要发言人是其主席,戴维·阿伦森。”应该是“该小组的主要发言人是其主席:戴维·阿伦森。”;“报偿—风险比”应该是“报偿——风险比”等等。至于作者本身,也出现了两个小错误:一个是P97面的颈线位置不对;再一个是P452面的“总资本”表述不清,几个“总资本”其实不是一回事。

 

2007-12-9

 

流量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