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点评

谈谈《江恩华尔街45年》

 

这本书写于1949年,是江恩的收笔之作,也是世界证券投资史上久负盛名的一本书。早闻江恩有两套秘诀,一套是测市技术,一套是交易规则。但在其有生之年所写的12本书中,只有5本是在讲授股票的交易技术,类似“江恩角度线、江恩四方形、江恩轮中轮”等分析技术,却没有在这些书中得以见到,而是散乱的见诸于其在报刊杂志上所发表的文章,并由后人得以总结阐述。这也使我常有疑惑,如果那些测市技术真的很神奇,为何在其所著之作中难以窥见?

股票交易,难的不是如何预测股市,而是如何遵循交易规则。世界是客观存在的,但有人在盈利而有人在亏损,显然,问题应在交易者自身。市场和自身是挡住交易者获利的两道关口,而在正确认知市场和掌握交易规则方面,江恩的这本书无疑是全球投资界公认的一本大作。江恩以其47年的交易经历,向我们阐述了华尔街一位顶尖投机者对于股票交易的深刻认知,及其经过千锤百炼后所诞生的24条交易规则。他为亿万股市投机者指明了交易的问题所在,使那些尚在技术分析黑暗中徘徊的交易者看到了一线希望。

江恩并不是神,在他进入市场的前几年中,也经历了市场新手所必须付出的代价。他曾经40次输得身无分文,损失过成千上万美元,在求知的道路上起起落落。但是在7年后的1909年,江恩在某次测试的25个交易日里,据说共进行了286次交易,既做多又做空,结果是264次获利、22次损失,盈利比率达92.3%,资本增值率达1000%。

作为一位71岁的老人,江恩在这本总结性的书中,完整的阐述了他这一生的交易经验的精华所在。除了闻名于世的12条交易规则和24条买卖守则外,他还在百分比线、时间周期、3日折转图、高低点的历史统计数据上做了详细的讲解,使我们看到他晚年已将自己的预测建立在严谨的数学逻辑和数据统计之上。在此时,江恩已经很少再谈预测技术了,因为他已经知道,任何预测都是基于统计数据之上的,而不是费劲心思用某种方法可以获得的,且统计也只能为未来提供一个大概的方向,不可能过于精确。

在这本书中,江恩还对历史上的数位大炒家进行了研究,得出他们破产的共同原因为:过度交易,自信膨胀,驾驭市场,忽视意外;同时,江恩还一再反对对股票进行买断的做法,认为这将作茧自缚。可惜这些几十年前的警世之语在国内早期的股市被完全湮灭,直至2004年最后的垄断庄家也相续离市之后,人们才意识到垄断并不是有效的盈利之道。可见,即使那些在国内曾经叱咤风云的操盘手们,也没有几个是认真读过几本投资书的,由这些人所引导的市场,难免投机成风、亏损累累。反观今天的基金经理们,何尝又强过多少。一个浮躁的时代,一群浮躁的人,缔造了一个浮躁的市场。

在本书中,江恩还列举了大量的统计数据,这在当时尤为宝贵,从中也可见江恩严谨的工作作风,及其精准预测所必须建立的基础。相比于他那个手工统计数据并做三日图的时代,现在的交易者不仅拥有精确的电脑制图,而且拥有更富于识别的K线图,以及能自动计算的画线工具和100多种指标等,但在技术分析的准确性上,现在的交易者却和江恩相距甚远。这差的不是技术,而是勤奋和认真。显然,江恩是一名职业投机者,是一名股市里的生意人,而绝大多数交易者不是,他们只是股市里的过客。

尽管作者的交易水平值得肯定,但是其一些看法却也值得切磋。比如在P20面,作者认为“止损单是过度交易的良药”,但实际并非如此,过度交易的同时如果频繁止损,必然会很快蚕食本金,正确的做法是看准再做,不要轻举妄动;P28面,作者认为“购买低价股,即使这只股票被摘牌,你也仅会损失每股2或3美元”,显然,这种意识灌输不得,很多普通交易购买低价股时往往倾囊而入,当股票被摘牌时,将直接导致破产;P70面,作者认为“道氏理论作用极佳,平均指数的确反映了大多数个股的趋势”,这与其在1936年所说的“道氏理论已经过时并不再有效”有相当大的出入,当然,现在的说法更加准确;P170面,作者预言“我对时间循环的研究表明,商业萧条将在1950年的下半年更加恶化,而在1951年和1952年,我们将进入真正恐慌和衰退的环境”,作者说这番话的时候,大概是在1949年的上半年,但是1949年7月之后,道琼斯工业指数就开始突破以往3年来的盘整期,呈45度角上升至1952年年底,再经过2年的盘整后又开始继续攀升。作者的这次预言显然是错误的,这再一次表明了市场不会因为某人随图一指就应声而去,忽视市场运动的外部因素而只就图论图,无疑是刻舟求剑、井底之蛙的表现——做预测,我认为实在是一种无聊的行为;此外,我对其时间周期的准确性也持怀疑态度,因为股市运动周期只能大致感觉而无法具体把握,它毕竟不像太阳有精确的运动速度和轨迹,也不像植物有自己的生存发育时间,股市本身受很多复杂的非周期性因素的影响,而交易者的心理则更是难以琢磨,即便是牛顿,也只能感叹他能计算出天体的运行轨迹却无法计算出人性的疯狂。那些市场历史高低点的统计数据,难以说明市场下一次高低点的出现时间,正如彩票的数据统计一样,你不能说某一数字已经出现得较为频繁,那么它就很可能在下一次继续出现。

在本书的编辑上,也有一些值得圈点之处。如在文中一些地方,不时有楷体字出现,不知何意;《译者序》中,“并且做头”不好理解,改成“并且形成头部”要好一些;P172面之后的几张图,有的是竖排,有的是横排,但标题都是竖的,很容易使人都竖着看,当然会使很多读者看不懂;P189面的“你可以讯问”应该是“你可以询问”;P195面中“《如何从商品期货交易中获利》写于1949年”是错误的,应该是“写于1941年”。

 

2008-9-11

 

流量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