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点评

谈谈《中国股市大机遇》

 

这是一本论述中国股市政策的书,作者曾在几家金融证券报刊出任过负责人,被誉为中国股市政策专家,因此本书在命题和解题上具有一定的深度,在看待重大问题上也有着高远的视野。可以肯定的是,本书作者思路开阔,遇事豁达,判断经验丰富,文笔功底深厚,给我们带了一双察看股市政策的眼睛,使我们更易于了解中国股市的政策历史和管理层的思维模式,有利于我们增强对中国股市政策的把握水平。

但是作者的局限也是比较明显的,比如:

1、不能纵深剖析问题。这个成因得自于作者的身份,使作者即使对某些事件有所评判,也只能屈从于新闻言论的规则而有所保留,但一些台面之词显然无法切入问题的核心和事物的本质。新闻言论毕竟是为政体服务的,它无法象《官场显形记》那样对事物进行深刻的剖析并冷嘲热讽,给世人以警示。比如,对于股市而言,外国股市蓬勃发展的一个根本原因,是因为入市资产是私有的,投资对象也是私有的,私有对私有,自然容易对路;而中国股市的入市资金多数是私有的,可投资标的多数是国有的,以有限的私有资产供应无限的国有需求,而且是资助于可以不对股东负责的国有企业,其结果可想而知。这是一个复杂的可行性分析问题,当然,也是一个涉及到国体机制的问题,没有人敢于纵深剖述,剖述也似乎没有意义。这就好比女人问题重重,但还是被人娶;男人都不是好男人,可女人却还是要依靠。

2、离市场有点远。作者容易站在一个有利于他的层面来考虑问题,而对股票市场的整体结构缺乏认识的深度。比如,在他看来,2005-2007年的中国牛市是股改胜利的结果,但事实并非如此。管理层更了解市场本质就是一个供求关系的反映,所以在2005-2007年中,管理层只做了三件事:其一,有节制的发行新股;其二,大小非延迟流通;其三,新批基金规模超1万亿元。前两者拧小了股票供应的笼头,后者则增大了资金供应的笼头,由2005年7月开始的人民币即将持续升值而会引来的外围资金也被管理层一并计算其中,于是股票池里水涨船高的现象也就不足为奇了。管理层的这步棋正是为了2008年大小非陆续减持而埋下的,她知道秋后总是要算账的,没有一个较高的股指位置和庞大的资金供应量,大小非是无法被市场承接的。

3、政策的鼓吹手。尽管在很多事情上作者都委婉地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或批评,但更多的时候,他必须站在一个维护政策的角度来说话。国家政府和新闻机构需要这样的人,社会稳定和良性发展也需要这样的声音,但作为投资者就需要留一个心眼了,很多话只能听听,是否有效还得结合市场进行分析。作者是典型的儒家学派的代表,维护的是正统的国家利益而非老百姓的切身利益,他似乎不知道股民的疾苦和处境,在中庸式的方法论中始终保持着有些偏高的乐观情绪。如果套用股市术语,这就是典型的“死多头”,倘若作者也进入股市,十有八九会以亏损出局,除非他说的是一套而做的又是一套。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不存菲薄之意。

4、趋势里的门外汉。作者似乎不知道股市是不以少数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也不以政策和合理性为转移的,诸多书面上或条理上说得通的东西,在股市里往往是行不同的。股市是一个博弈性很强的市场,她有自己的运行规则,她只会碾平所有挡住她趋势发展的反对者,而不管其是否有道理。事实上,不管言论说得多么有道理,凡事由人而做,看看是什么样的人在做事,就大致可以知道事情的结果了。也就是说,研究国体和国情比研究股市更有价值。在看待股指失真的问题上,作者对市场技术的了解也有些表面化。比如,中国石油以区区40亿的流通盘却占据了24%的沪市股指权重,这种明显会导致股指失真的现象却被作者认为不算失真,这显然是对股市交易缺乏切实操作而造成的泛泛之谈。

5、喜欢作预测。作者喜欢作预测,一者是市场需要,二者是满足其个人需要。但我对预测不感兴趣,我认为那只是无聊人的做法。在股市,一不能信预测,二不能信消息,三不能信专家,这是我的原则。但是,作者有句不算预测的话却不幸被言中了。在第77面,他说到:“如果股改只是实现了让非流通股转为流通,而不是增强了投资者的信心……那么国家花了上千亿元为股改买单,也就全打了水漂”。看看股指目前在1800点的位置,股改是否只是一场财富分配的游戏就很清楚了,不知当初那些鼓吹股改胜利的主流声音将作何评价。幸好,市场总是公正的,她不会偏袒或迎合某一种声音。在一个几乎没有投资价值的市场谈投资,在一个几乎没有投资意识的群体谈投资,而后再以此为出发点去破解一个个命题,这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总体来看,整本书似乎就是官方儒家思想和民间道家学说之间的较量,似乎就是主流声音对非主流声音的“拨乱反正”。但是,群众的眼光虽然短浅,可往往贴近市场;当权者眼光虽然高远,却常常脱离实际。所以在股市里,听听群众的声音要更为保险,而对官方的声音保持一份清醒的认识,对纷纷扰扰的市场语调保持独立的看法,则是股民的立身之本。

 

2008-9-23

 

流量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