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点评

谈谈《大败局》

 

近半个月来,研读了吴晓波的《大败局》,大致清楚了近20年来那些耳熟能详的企业是怎样突然发迹,又是如何的销声匿迹了。总结这19位历史人物和他们的经营史,可得出其败局成因既有主观方面的因素,也有客观方面的因果,略述如下:

1、思想问题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的思想几乎是所有中国人都无法避免的想法,把这种帝王成败论放在商业市场上,所形成的就是一种不负责任、不择手段、只求结果的行为了。这种思想、这种行为带到任何一家企业,都不可能使企业树立百年品牌。正是这种深具代表性的中国人文主义思想,形成了急功近利、人浮于事的作业习惯,淹没了实事求是、谨慎务实的科学观,使泱泱五千年的文明大国却来一直生活在蜡烛时代;同时也掩盖了精耕细作、不断完善的企业运作规律,使中国的商场一直就象战场,没有文化、没有协同、不讲诚信、不讲艺术、不顾他人、不顾将来。经济和政治、军事毕竟不是同一性质,形而上学的、只言片语的理解商业内涵,是失败的意识根本。

2、性格问题

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你既然可以揭竿而起骤然成为枭雄,就说明你具有冒险、急功、贪婪等强烈的欲望,同时也说明你不具备隐忍、稳健、谨慎等个性。前者个性往往是一种破坏秩序、创造新秩序的力量,而后者的个性则是尊重秩序、调和秩序的力量;前者极具个性化色彩,后者则具备职业化精神。在现代企业管理里,企业家的作用正在被淡化,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结果早就引起了企业业界的反思。只有意识到“创新机制,合理授权,取长补短,相互制约”的团队作用,企业主才能化解他们性格负面的隐患,形成长治久安的发展环境。而作为企业的一家之长,对于理性和冒险的度的把握,是企业家性格成败论里最关键的因素。

3、战略问题

每一朝皇帝都知道打江山需用武将,守江山需用文才;或者前方武将云集,后方文才济济,从而调度有方,治理有序。可是综观下述企业,似乎总是磨刀霍霍冲向战场,把商场和战场一致化;又似乎总在搞群众运动,挑战老百姓的智商底线。企业主只知道产品+人员+造势=霸主,却似乎都不知道战略+规划+财务=胜利。在这里,战略要适宜,规划要全面,财务要配套。前者其实就是物+人+钱,易得;后者是攻防治理之策,难得。企业主避难求易,这一关始终是过不去的。此外,战略虽然很重要,但是正确的战术和执行力更为重要,否则,你下的就是一盘开局宏伟、收宫错乱的败局之棋。而当战术执行不力的时候,其实就意味着战略流产的开始和新错误的接替。

4、方法问题

很多企业的失败,都是源于其违背了基本的商业逻辑和操控逻辑,带有强烈的冒险和侥幸心理,这是集权制度里最典型的产物。企业违背规律的多数形式都表现为“拨苗助长”,其原因是多方面的。有政局因素,有市场因素,有人为因素,也有行政因素等等,但她最根本的原因是非理性因素。当历史事件来临时,在特定的环境下,人们都认为自己做的决策是综合考虑、再三思索的,因而是理性的;但是谁也没有去论证该决策是否符合“当事人——企业或事件”内在规律或内在需求的,而这就导致了非理性的行为方式。“拨苗助长”肯定是有原因认为该“拔”的,而错就错在只有“苗”自己才知道她本不该拔。究其根本,就是不得法,就是率性而为。

5、环境问题

当一个僵化的市场开始趋于解放的时候,当中、西方的价值观和方法论开始碰撞的时候,当新观念、新方法、新成果、新秩序层出不穷的时候,原有的秩序和平衡打破了,原有的理论和经验落后了,原有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改变了。整个社会顿时陷入到了盲目躁动的局势中,在史无前例的市场化的商业时代,没有人知道怎样做才是正确的,所有的人都在摸着石头过河,所有的开拓者都在破坏中收获胜利和失败。原始资本积累的每一个毛孔中都滴着肮脏的血,那些冲破旧体制和旧秩序的改革家们,那些闯“红灯”和绕“红灯”的先行者们,均无法逃脱“原罪”的讨伐,这条几乎是开拓型企业家们必淌的 “原罪” 之河,越发加大了他们失败的概率。

6、体制问题

刚开始创业打天下的时候,即使拿着国有的资产,那些企业家仍是象民工一样的忙碌和节俭,将一切都交给了党和人民,即使在企业日渐成长的时候,也往往没什么额外的想法;但是当企业发展壮大后,当人力资本与资金资本的差距越来越大的时候,人力资本的代表者——企业家就开始心理不平衡了。可是那些手握翻了成千上万倍的注入资本的国有资产管理者,却往往不给企业家平衡的机会。于是在个人欲望和体制约束的搏奕中,一系列的悲剧开始演绎,诸多资产优良的企业在失去主人后常常消失于无形。此外,在国企与民企搏奕、政治与商业搏奕、地方与地方搏奕等的对峙中,先天的中国经济体制的不足也围剿了大批新锐的民营企业。

简述各家败因,是为三思:

秦池:一个东北硬汉找到了一匹烈马(标王),用它拖着破旧的马车向前急驰,但匆忙加固的车身难以抵御突发的大颠簸,于是车身散架,车主落马,烈马由后人驯服。

败因:高速行使,没有安全带;

防范:进三步,退一步,稳中求进。

巨人:非凡的才气铸就了一个年青人的张狂和冷酷,他带着三部战车高速狂驶,恣意妄为。其善于打铁炼器,亦善于攻城掠寨,惟独不善于守城治理,是个性之过,是年龄之过。

败因:自我意识强烈,胆大妄为。

防范:合理授权,做事有度。

爱多:技术高超的驾驶好手开着动力十足的跑车飞飚,因副驾驶员情绪激动导致急刹车,而跑车系国产第一代,安全设施简陋,结果险象环生,引擎损坏,全车人弃车走人。

败因:视力不行,同时不系安全带。

防范:股权处理宜有远见,做好财务配套管理。

玫瑰园:据说是一匹千里马,来者纷纷试驾,因不谙马性,结果一个个被马甩下,或死或伤。最后牵马走人的,竟是默默无闻的马夫。马夫也不敢骑,只好一路牵着走进集贸市场。

败因:不谙马性,又想蛇吞象。

防范:不熟不做,发财不是走钢丝。

飞龙:高手养了一匹好马,但在他叱咤风云时却发现马也具有青春期综合症。于是并非兽医的他开始用非常规手段给马治疗,同时又再三注射强心剂,剧烈的动作最终将马医死。

败因:不按规律办事,意气用事。

防范:大手术必须三思,多从现实角度着手。

瀛海威:一个女人蓦然找到一匹俊马,她把它装扮得很神气,期望它能成为群马之首。她给它喂食、运动、打扮,却惟独不会提高它的速度,最后马绝缘于竞赛场,主人也被换掉。

败因:不适合训马,只适合卖马。

防范:认准自己的优势,做自己擅长的事。

三株:两个驾驶好手喜欢改装车,经他们改装的车,马力十足,成绩斐然。然而,随着改装的突飞猛进,车的负担日益加重,稳定性也越来越差,最终在一次意外事故中摔得七零八落。

败因:加速过快,超出安全底线。

防范:稳步前进,注重质量。

太阳神:这个主人养了一匹好马,常常在百米平道赛中遥遥领先,但由于无序竞赛,这个赛场很快就没落了。于是主人立即骑马跃进千米坡道赛,却屡屡失误,最终被淘汰出局。

败因:方向感不强,伏击的范围太广。

防范:当危机来临时,选择熟悉的道路突围。

南德:此人偶得异马,因外形奇特,训练奇特,曾一度博得满堂喝彩,于是他自认为有御龙之才。为显示其志向和实力,他到处招摇、结集马群、盲目试验,结果马散尽、人入狱。

败因:投了一回机,便次次投机。

防范:实事求是,寻找正确而持续的方法。

亚细亚:此人也善于改装车,经他改造的车,马力强劲且华美舒适,但是在安全性能和驾驶技术均没有完善的情况下,此人又开始匆忙打造庞大的车队,意图驰骋中华,结果难以善终。

败因:冒险突进,扩张无度。

防范:先调查后分析,步步为营,层层推进。

以上这些企业及它们的掌舵者均是在2000年以前淡出中国市场的,他们是中国第一代的企业家。在他们倒下之前,无数个企业早已烟消云散。他们无疑曾经是快摸到金字塔顶尖的队伍,但是,在混乱中胜出又在混乱中被消灭,这是他们必然的结局。这一代里的失败者均带有强烈的个人主义色彩,无节制的激情,以及鲜明的草莽英雄特性。

曾经在第一代获胜的诸多企业,在2000年之后的新形势、新环境下,也逐渐被摔落下马,但是他们的失败已同第一代不可同日而语了。简而概之,健力宝、科龙、华晨败于创始人被国有体制撵走出局;德隆、中科、顺驰、铁本、托普、三九毁于以小搏大和极速扩张。从本质上来说,他们的失败均属于控制上的失败。前三个是他们控制不了企业,后六个是他们控制不了自己。

同第一代的失败相比,第二代企业家的失败已不再是单纯的个人问题了,大多带有国民搏奕、政商搏奕、地方搏奕等综合色彩。他们的失败,已经上了一个台阶,和国家体制和宏观经济息息相关了。这里的九家企业的失败,则告诉了我们在中国经营公司需要注意的几个问题。

第一:要懂政治。

要知道,中国毕竟是社会主义性质,她很难沦落到私有主义性质。越是在私营经济蜂拥的年代,越是在民营经济总量超越国有经济总量的时期,国家控制经济的稳定性越不如从前。从某种意义上,民营经济的迅猛发展是一种民间自发的“逼宫”行为,是一种对国家现有政策和国家体制的考验,凡是处于领先优势的民营企业,不宜太刚、太强、太快,因为你离政治敏感地带越来越近。当你离政治越近的时候,就越要懂得政治的风险性和与之相处的把握度,越要懂得什么是国家的大局、什么是当地的大局、什么是企业的大局。否则,作为“不稳定性因素的苗头”, 你被国家调控手段和行政手段消灭的灾难就会骤然而至。

第二、要懂性质。

1982年的党的十二大明确指出:集体经济和个体经济是作为公有制经济的必要的、有益的补充,这一性质到现在也没有发生根本变化。这意味着民营经济是民间自发经济行为,是国有经济的必要的补充而不是其它。1978年党的十一大之后,民营经济以“游击队”的方式从轻工业和服务业开始出击,随着伏击范围的扩大和原始资本的积累,到1996年开始以“半正规军”的方式接管国有企业,迫使国有企业以“国退民进”的方式退出竞争性领域;而在2000年以后,为攫取更丰厚的利润,民营经济更是趁胜追击,直逼国有企业长期盘踞的老巢:能源产业和重型工业。由此,引发了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国家最后的家底到底能不能交?一个是国家的“亲生子”,一个是国家与资本主义嫁接的“私生子”;一个姓“公”,一个姓“私”;是让“亲生子”还是“私生子”成为家底的拥有者,将直接决定国家姓“公”的还是姓“私”的性质。显然,国家公有的性质不会变,“私生子”不可能获得家底,因而其与“亲生子”的竞争和挑战注定是失败的。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同台,只有坚持合作而不竞争、补充而不替代,才能伺机发展,常胜壮大。

第三、要懂生存。

民营企业的经营,一无政策支持,即无政府如对待国有企业一样的财政和环境等支持;二无优惠待遇,即无政府如对待外资企业一样的税收优惠和产业优惠等待遇;三无社会尊重,即没有获得社会一致的认可和对其财产的保护。在高度垄断或高度竞争的经营环境里,民营企业要屡破难关和屡闯禁区,才能获得生存和发展的空间,所以,民营企业注定了要以投机和钻营才能获利,注定了要活得更艰难、更动荡、更要应变非市场化的因素。虽然放眼望去,举国皆“绿”,但大部分是随风而动的草(民营企业),少部分才是郁郁葱葱的树(国有企业)。草的生命力很旺盛但也易消逝。当国家有难时,有限的养料只能供应给树;当国家要调控时,多半也是针对随处蔓延的草。既然民营企业只是棵草,就要懂草的生存策略。可是很多企业却偏偏要成为树,甚至要拔掉看似腐朽的老树想取而代之,它忽视了老树的盘根,也忽视了老树的意义,这就是在不懂本质之余而采取的毁灭性策略了。你可以到处见缝就扎根,也可以成片蔓延而发展,也可以缠树高攀而向上,惟独不要以为你才是能长成参天大树的料,即便是,你也只能自诩是竹类。须知,在大自然面前,没有什么是必须存在的,没有什么是非常伟大的,做丛草,反而活得长久。

第四:要懂科学。

要懂科学,是指要懂商业运作上的科学和企业管理上的科学。惟科学化,才能在日渐市场化的市场中获得长久的发展。理论上说,细节决定成败,专注决定成败,战略决定成败,人才决定成败,心态决定成败,性格决定成败……其实,决定成败的因素林林种种,而所有成败论的源头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严谨认真。没有严谨认真,就没有正确的方向,就没有正确的方法,也没有正确的回报。然而,中国人似乎总喜欢把这个词往学术界和科学界推,而事实上,纵观日本的松下辛之助、美国的卡耐基、香港的李嘉诚、台湾的王永庆,无一不是这四个字的信奉者和贯彻者,因为这四个字意味着科学主义的根本机理。中国缺少现代商业历史的熏陶,总是拿政治、军事、人文的信条来武装自己的商业思想,实在祸害非浅。驱去浮燥,历览张瑞敏、丁磊、鲁冠球、施正荣……他们又何尝不是“严谨认真”的代表者?企业经营不是部队管理,商场也不是战场,从荆棘丛里趟出来的企业家都明白,那些充斥眼耳的商业文化,只是某些本质的一点表面反映,而正确的原则即是:实事求是,错误的方式只会招来错误的回报。

此外,总结19家企业的十二条败根,引以为戒。

1、 重经营,轻管理:只知道要栽多少桃树,在哪里栽,何时栽,却不细考虑桃树的成活率。

2、 重销售,轻战略:只知道现在要卖多少桃子,却不管桃市明年的环境、政策和发展趋势。

3、 重扩张,轻财务:只懂得桃树种多了的规模效应,却不过细的考虑种植成本和竞争成本。

4、 重多元,轻专一:只因为认定苹果、菠萝、香蕉的市场效益会更好,所以马上圈地种植。

5、 重网络,轻软件:只考虑卖桃子的渠道建设,却忽视使渠道畅通的必备设施及控制力度。

6、 重完美,轻效率:只考虑挑子好不好看、肥不肥、甜不甜,不考虑市场接受成本及反馈。

7、 重形式,轻内容:只想着怎样去把桃子包装成进口水果,却轻视桃子本身的品质和口感。

8、 重宣传,轻诚信:只重吆喝树招牌,不讲诚信,常常滥竽充数、欺蒙骗售、愚弄买桃人。

9、 重人才,轻监管:只重视种桃专家和卖桃好手的引进,却不知道如何去监管和协调他们。

10、重利润,轻常识:根本就不懂得如何种植桃树,却偏偏要携巨资闯入,桃烂后不了了之。

11、重资本,轻运营:先圈地,后贷款,再造势,不管桃林收成,鼓吹包装后整体打包出售。

12、重名声,轻风险:为名声仕途到处献桃献媚,最后要么不堪重负,要么成为政治牺牲品。

 

——要防范以上失误,需要遵循按规律办事的原则,同时做到以下三步:

第一步:识天,洞悉经济景气周期、多种产业规律、国家宏观政策、新生事物风向;

第二步:知人,首先了解自己,控制自己,其次相人、识人、用人,相互制约并共同发展;

第三步:懂法,知道为何做(性质)、往哪做(方向)、怎样做(度量:时间、地方、人员、方法、后果、风险)。

 

2007-10-5

 

流量统计代码